塞萨伊表示:“农田已经没人打理

2019-08-12 00:52栏目:疫情
TAG: 疫情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2014年7月28日,尼日利亚阿里克航空公司宣布,将暂停所有飞赴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的直航。

  2014年7月29日,经营泛非洲航空运营业务的ASKY航空公司2014年7月29日宣布,为防止埃博拉病毒传播,暂停所有进出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和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的航班,称这一决定是为了阻断埃博拉病毒在西非的进一步传播。

  2014年8月27日法国航空公司宣布,鉴于塞拉利昂爆发的埃博拉疫情,法航决定采纳法国政府的建议,从28日起“暂时取消”巴黎至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的航班。 2014年8月26日,世界卫生组织表示,埃博拉疫情爆发后,已经有超过240名医护人员感染,并造成至少120名医护死亡。医护人员的高感染率来自于医护人员的防护措施短缺或是不正确使用;医护人员严重不足,导致他们必须超时工作也是主因。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在3个疫情严峻的国家中,每10万人仅有1到2名医师,而这些医师多半集中在城市地区。

  2014年10月16日,世界卫生组织全球预警与防范干事伊莎贝尔·纳托尔当地时间发表声明说,埃博拉疫情已导致427名医务人员感染,236人已丧生。 2014年8月26日非洲开发银行总裁唐纳德·卡贝鲁卡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埃博拉病毒爆发导致了非洲西部地区经济遭受了巨大的损失。由于外资撤离、商业项目取消,预计西非经济将骤降4%。几内亚、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几国刚从军事、政治危机中开始恢复,却又遭遇埃博拉疫情,各国的农业生产受到很大破坏,并可能导致一场粮食危机。此外,边境的封闭将增加各国间贸易成本,钻石贸易也已经停滞,如整个非洲关闭边境的国家数量逐渐增加,长期来看将打击整个非洲经济。

  2014年8月27日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称,埃博拉病毒将重创西非经济。埃博拉病毒的暴发,导致商业活动和交通的中断可能会至少持续1个月。此外,如果埃博拉病毒继续扩散的话,也可能导致非洲大陆最大经济体尼日利亚“经济和财政的恶化”。

  2014年10月8日,世界银行公布报告称,根据预测,随后两年时间内由埃博拉疫情引发的经济损失将高达320亿美元。报道指出,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和几内亚三国已经由于疫情爆发而蒙受了严重的经济损失。据统计,农业带来的经济价值分别占到三国GDP总量的39%、57%和20%,每年的9月和10月是当地水稻和玉米的收获时节,但由于担心疫情蔓延,各地开始实行宵禁政策,食品运输也因此受到限制。此外,西非地区铁矿和金矿丰富,西方国家很多矿业集团都在西非设立了分公司,但由于利比里亚当地已有2000多人因感染埃博拉病毒丧生,为防止扩散,除几条重要的边境通道外,其他通道都已被政府关闭,矿产资源的贸易往来被迫大幅减少。

  2014年10月9日,世界银行警告称,如果埃博拉疫情得不到遏制,爆发疫情的西非地区将面临326亿美元的经济代价冲击,这加剧了人们对疫情潜在经济影响的关注。据世界银行的预估,在“低危埃博拉”情景下,埃博拉疫情将在2014年年底被控制在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以内。到2015年底,疫情对国内生产总值的影响将达到38亿美元。而在“高危埃博拉”的情景下,疫情将扩散到邻近国家,该地区的经济将在2014年内损失74亿美元,并在2015年再损失252亿美元,相当于该地区GDP的3.3%。

  2014年10月14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非洲地区负责人阿卜杜拉耶·马尔·迪耶在达喀尔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埃博拉出血热已经给疫情最严重的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三国造成了约13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过去几年,几内亚、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亚三国经济增长显著,但是自埃博拉疫情爆发以来,三国经济增长率已经纷纷下降了3到5个百分点,负面影响有可能在疫情结束后十年内依然难以消除。 2014年9月2日,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表示,西非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及几内亚三国因埃博拉肆虐导致劳工短缺及影响贸易,正在面临粮食短缺及价格暴涨的人道危机。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粮价暴涨,有民众花去全部收入的八成购买粮食。 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均为谷物净进口国,其中利比里亚对外部供应的依赖程度最高。一些边境口岸的关闭和三国交界地区被隔离 , 以及作为大规模商业进口主要渠道的港口贸易不断减少,都导致了供应紧张和粮食价格大幅提升。为了满足短期粮食援助需求,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启动了一项区域应急行动,向130万人运送约6.5万吨粮食。与此同时,粮农组织特别警报指出,“需要进行快速评估来确定可行的措施,帮助缓解收获期和相关收获后活动劳动力短缺的影响。”粮农组织同时指出,国内贸易振兴措施对于缓解供应紧张和遏制粮价进一步上涨也至关重要。

  2014年10月8日,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的评估显示,在塞拉利昂,47%的受访者表示,埃博拉极大地破坏了他们的农业生产活动。在利比里亚受影响最大的农业县洛法,包括食品在内的商品价格涨幅仅在8月份就从30%增至75%。粮农组织首席兽医官胡安·卢布罗夫说,控制埃博拉疫情的措施,包括关闭并把道路交付在警方或军方的监控之下,使得农民可能无法到农田里去收割、耕种;此外,许多集市也关闭了,人们无法销售或购买粮食。

  2014年10月14日,农林食物安全部长约瑟夫·塞萨伊透露,塞拉利昂国内有40%的农民已经放弃了他们的农田。该国种植的咖啡和可可豆受到埃博拉病毒的严重影响。塞萨伊表示:“农田已经没人打理,一些家庭和有些村庄已空无一人。要知道农业是我们经济的支柱,如果农业崩溃了,我们的经济也会崩溃的。” 2014年8月26日尼日利亚教育部长易卜拉欣·谢卡罗宣布,全国中小学因埃博拉疫情将开学时间推迟至2014年10月13日。谢卡罗要求各州教育机构安排接受过医务培训的工作人员到公立及私立学校,以应对可能突发的卫生状况。另外,各学校必须在2014年9月15日之前完成对教师及学校其他工作人员的培训,以便他们能及时采取相应措施。

  2014年9月21日,尼日利亚当地政府宣布,取消于9月22日开学的原计划,转而让学生继续停留在家中。尼日利亚最大城市拉各斯政府的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称,在10月8日前,当地小学和中学将不会开学。接下来的时间将用于分发个人卫生物品以预防埃博拉感染。 2014年10月10日,摩洛哥政府向非洲足联递交申请,要求推迟举办非洲国家杯。此前,摩洛哥卫生部发布公告,要求避免在本国举办有埃博拉疫区国家参加的各种大型活动。

  2014年10月14日,塞拉利昂球员迈克尔·拉霍德说,受到国内埃博拉疫情的影响,塞拉利昂国足在比赛中受到很多不公正的待遇。受埃博拉病毒影响,塞拉利昂队最近的非洲国家杯预选赛主场比赛只能在第三方国家举行。塞拉利昂队的大部分球员都在欧洲、亚洲或者美国踢球,自7月以后,他们就没有机会回国比赛。

  2014年10月15日,世界可可豆基金会资深顾问蒂姆·麦考伊表示,在他9月份的科特迪瓦之旅中,已可明显感受到民众对于埃博拉病毒与疫情的深深恐惧。科特迪瓦是世界上最大的可可生产国,为M&M’s、巴特芬格、士力架等世界著名巧克力品牌供应原料。可可豆的收获季节即将开始,但由于埃博拉疫情肆虐,科特迪瓦不得不关闭与利比里亚、几内亚接壤的国界,从而损失大批劳动力,势必严重影响可可豆的收成。尽管科特迪瓦本国内尚未出现埃博拉感染病例,但受邻国因素影响,仍会导致可可豆的价格大幅上涨。这已引起世界各大巧克力厂商的广泛关注。

  2014年10月16日,国际航协最新发布的财务调查报告显示,9月份全球航空公司股价受到投资者担忧埃博拉病毒蔓延的影响,环比下跌4%。

今日相关新闻

  • 勐海县农业农村局畜牧兽医工作站工作人员先后
  • 不仅会失去清洁水源
  • 是中国农业领域唯一的一家中央级大型综合性出
  • “当手机中没有使用移动卡的时候跟全网通机几
  • 推介临泽旅游资源
  • img: 最近的数据显示
  • 教师性别比例相对均衡
  • 0T涡轮增压发动机